伊久线香蕉观新在线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 大伊香蕉在线精品视频


小安淫事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ttk04.com

我叫做小安,我成为淫娃是从19岁那年开始的。我本来是一间女子学校的学生,成绩平平,但在老师眼中是一个乖乖牌的学生,那时我根本没有想过情慾的问题,只想把书读完
  我认识了一个将要毕业的学姊,她叫惠琪,是在社团认识的,她对我很好,虽然她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,也许是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,傻傻的被她吸引过去。到了毕业典礼那天,学校放了半天假,学姊跑来问我。
  「小安,我们今天晚上要去庆祝毕业,你要不要去?」「好啊!我妈和叔叔晚上不回来,我跟你们去。」叔叔是我的继父,自从我爸在我三岁离开了我妈,我妈在两年前和我现在这个叔叔结婚,我都叫他叔叔。
  「那走吧!先去KTV 狂欢一下。」我跟着几个学姊一起去KTV 唱到晚上七点,当我们出来的时候,已经天黑了。
  「惠琪,我们再去PUB 去玩一整夜。」另一个学姊阿梨说。 「好啊!好不容易毕业了,我要玩到爽,小安,你要不要去?」「好晚了耶!我想回家了。」「我难得毕业,你就陪我去玩嘛!」
  「是啊!惠琪好不容易熬毕业了,你就一起来吧!」还有一个学姊小莉也加入劝说。 「可是……」「在可是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罗!」
  「好吧!」我不想失去学姊这个朋友。
  到了PUB 学姊他们很熟的样子,和门外的服务生打招呼。
  「Hi!好久不见罗!阿齐。 」
  「今天怎麽会来,我可想死你了,宝贝。」阿齐的手伸到惠琪学姊的臀,拉起她的裙子,想伸到里面去。
  「别那麽急嘛!我今天不会走掉的,等你喔!」「走吧!我们进去了。」走到里面我真的大开眼界,我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。
  「我们去跳舞吧!」三个学姊都跑到舞池中跳舞。
  我走到吧台边坐着,点了一杯果汁。
  「小姐,一个人吗?」一个男子来我身边跟我搭讪。
  「我和朋友一起来的。」
  「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?」
  「我不会喝酒。」
  「没关系,我请你喝果汁。」他向服务生点一杯果汁,不知道又跟他说了什麽,不久,果汁送来了。
  「来,果汁来了。」我也不知道怎麽拒绝他,拿了他手中的果汁,喝了起来。
  当我喝了不久,头好晕,好想睡,我趴在吧台上睡着了。
  等我醒了以后,已经在一个房间里头,其他三个学姊也在,但是除了请我喝果汁的男人和刚进门时叫做阿齐的男子,还多了我不认识的两个男人。
  我使不出力气,就看着他们。
  「喂,你到底下药下多重啊!我学妹怎麽还没醒来啊。」「放心,等下就醒了……你看现在她不是醒来了吗?」「小安,你醒了。」「学姊,这里是哪里?」
  「我们想让你体验一下当女人的滋味。」
  「好了,不要说那麽多了,先做了再说。 」阿齐迫不及待的说。 「我学妹还是处女,好好的对她喔!」她拍拍请我喝果汁的男人。
  「放心吧!你的处女之身也还不是我帮你破的,那天你那麽爽,还不放心我的技术吗?」说着他的手就摸上学姊的胸部。
  「臭阿南,反正你给我小心点就是了。」她拍掉他的手。
  「好啦!大家就尽情的爽吧!」阿齐说。 「你们在做什麽?」他们将身上的衣服都脱掉。
  「你说呢?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啊!你当然也不例外。」那个叫阿南的,开始脱我的衣服。
  「不要……救命啊!走开……」我拼命的把他的手拿掉。
  「真是麻烦。」他扯掉我的上衣,扣子全部被扯掉了。
  「学姊,救命啊!」我转向学姊求救。
  「你乖,等一下就舒服了。」她抓着我的手,好让阿南脱掉我的裙子。
  「不要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我的嘴被阿南嘴堵住。
  我一身不挂的在他底下扭动,他把舌头钻进我的嘴巴。
  「真难缠,拿一颗药给她好了。」他从床边拿一颗药塞到我的嘴里。 过没多久,我全身软绵绵的,全身发热。
  「嗯……好热……好热……」
  「乖等一下就不热了。」他脱掉他身上的衣服压向我。
  「你又给她吃什麽药了。」
  「春药。」他开始向我的胸部进攻,左边又吸又舔,右边他的手又搓右揉,我D 罩杯的胸部被他这样摧残,我还觉得好舒服。
  「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我感觉到下面好像什麽东西流出来了,好烫。 在我右边胸部的手向下移,到了我的阴部,又搓又揉,我的水又流出来了,他的中指插了进去。
  「嗯……好痛啊……」我不适应的想推开他的手。
  他依旧抽插着,越来越快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嗯嗯嗯……嗯……好快……好快……啊……」那痛楚的感觉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法言语的舒服。
  他把抽动的手在我阴道里停止,我一直扭动,不知道要什麽。 「怎麽啦!想要啊!嗯……」他在里面旋转,我忍不住的呻吟。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「自己动,想要就自己动。」我把右手伸到下面,左手勾住他的脖子,右手握住他的手,开始抽动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好厉害……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我在大家的面前泄了,我无力的躺在床上。
  他把我抱起来,让我背对着他,坐在床上。「你看,这是什麽。 」他把手抽出来,在我面前晃动,淫水在他手指上。他把手指放进嘴里,他要我看着他吃进去,接下来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滑动,要我一起分享。
  他把他的肉棒趁我不注意的时候,插了进来。「啊啊……好痛……不要啊……救命……啊啊啊……嗯…嗯……」我痛到飙出泪来,惠琪学姊拿一块白布在交和的地方接下我的处女血。
  「啊啊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快一点……嗯嗯嗯……快点。
  ……啊啊啊……」痛楚过后,我爽到一直不停的叫。
  「你叫什麽名字?」
  「小……小小……安…安……啊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「小安,叫我大肉棒哥哥。」「大肉棒哥哥……快一点……小安受不了……了……啊啊啊……搞的我好爽……其他三对,在床边看着我们,看着阿南的出大肉棒在小穴里,一直抽插,我被他们看的受不了,一直不停的经銮。
  我感觉到我的小穴一直不停的收缩。 「啊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又泄了。
  但是阿南还是依旧插着。「说,你的小穴欠肉棒干,干死你。」「我的小穴……欠……欠大肉棒……干……欠你……干……啊啊啊……干……干死我了……」我的神志老早就已经不清了,他干得越来越快,全部都射到我的小穴里。
  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软软的趴在床上,睡着了。
  小安淫事2
  当我再醒过来,惠琪学姊和那个夺去我初夜的阿南不在房里,其他两个学姊和阿齐跟我不知道了男人在身边忘情的做爱。
  「死鬼……轻点……」小莉在阿齐的身下叫着。
  「我不用力点……你怎麽知道我的厉害……」他的手更加的用力,不停的在她的小穴抽插,「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快啊……快……」小莉在他用力的抽插,淫声不断。
  「快什麽……你说啊……」
  「快……快干…快点干死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快死了……」勾着他的脖子达到高潮。
  「干……你怎麽这麽没用啊……我都还没干到…你就爽完了…」「好老公……别生气嘛,我帮你吹吹……」她脱下阿齐的四角裤,黑黝冒青茎的鸡巴弹了出来,少说也有17、18公分长吧!她的小嘴将龟头含住,小手不停的上下抽动,看得我口渴的要命,小穴又湿了起来。
  小梨在床的另一头和一个男人玩69,小梨在吸肉棒的小脸有粉色的红晕,看得出来她被吸得有多爽。
  那男人在她的腿间吸得『 噗兹、噗兹』 的响。
  「哼唔……唔唔唔……」爽的一直哎哎叫。
  夹在他们中间看得我口乾舌燥,下床去浴室,想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跑走,一进浴室却看到摆满了情趣用品,而惠琪在浴缸内被阿南疯狂的干着。
  「啊啊啊啊…好爽……」莲蓬头在头上淋着,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学姊。
  阿南注意到我进来。「你醒啦!刚刚爽吗?」他淫笑的看着我,打量我的身体。 「过来……」他要我过去他那,我明明心里是想别去,但是不知道着了他什麽魔,一步一步走向他。
  「看看你的学姊,被我干得爽歪歪,每个女人都一样,到了床上都变淫娃。
  ……」他左手伸到我的小穴,「嗯……不要……」「不要……你都湿成这样了,还不要…真是嘴硬,等一下我干玩她,我再和你回温一下刚才你那淫建的叫声。」学姊看样子要泄了。
  「南哥哥……啊啊……啊要去…去了……」她受不了刺激的拱起身达到高潮。
  他抽出肉棒跨出浴缸走向我,我退到门边。
  「你要干嘛……」
  「我要干你啊!」他把我抱到浴缸用绳子绑住我的手,要学姐看着我,别让我跑掉,开门出去。
  「学姊……为什麽?为什麽要这样对我?」我哭着问她。
  「你不是也很爽吗?有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嘛!」阿南又回来了,他手里拿了一罐白色液体的罐子,在架子上选了一个黑色的按摩棒,这就像刚才阿齐的一样长。
  「你要干嘛?」惠琪学姊问他。
  「让她先爽一下,这是销魂水,保证让她爽到早上。」他打开盖子,把浓稠的白色液体抹在棒子上。
  「抓住她……」惠琪将我的腿打得大开,他把棒子一下就塞进去。
  「啊啊……」我惨叫一声。
  又不知道哪来的贞操带把那里扣住,我的手又被绑住,没办法拿出来。
  他的手一直在那里推着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好难受…学姊…」我向她求救。
  「等一下就很舒服了。」
  「还没打开电源你就受不了了,那打开还得了。」他笑着看着我,手拿着遥控器先开到3.我感觉到棒子在我的动里蠕动,「嗯嗯嗯……好痒……」我被绑住的手想摸小穴,却被贞操带隔着。
  淫水渗到贞操带的边缘,「嗯嗯……痒啊……好痒……」阿南的表情看起来很享受我的样子。
  「看来药效发作了。」他要惠齐出来,自己蹲在我面前,我的双脚跨在浴池边,小穴再他面前一览无遗。
  「很痒喔!要不要我帮你啊!」
  「下流……」我不想向他屈服,「我下流啊!那在让你吃点甜头。 」他拿着遥控器将按钮推到2.蠕动的动作又增强,我睁大眼看他。
  「不要啊!我求你,啊啊啊……拔出来…啊啊……不要啊…」「要我拿出来,可以啊!吃吃我的棒子,我就拿出来。」他站起来,把还没射出来的鸡巴推向我,惠齐把我的手给解开。 我也只有这个办法,握着他粗大的鸡巴,张开嘴慢慢的含进去,实在是太大了,还不到1/3就快满了。
  「慢慢来……对,就是这样,来,这里也摸摸。」他把我的右手放在睾丸上。
  我上下的洞都被填满,我以为我会很想哭,但是我却想将嘴里的鸡巴给干到不醒人事,他手也没闲着,开始摸我的奶奶,我享受的看着他。
  「舒服吗?」我点头,「睾丸也吸吸。」我听话的把睾丸吃进去又吐出来,看着鸡巴越吸越粗,我的小穴也被棒子震到淫水流个不停。
  「好了。」他把鸡巴退出去,蹲下来吻住我的嘴,手抓住我的奶奶,我回吻他,舌头不停的挑逗我,离开我的嘴,对我笑了笑,拿起遥控器对着我推到最高速。我感受到快感的来临……
  小安淫事3
  「啊啊啊…不要啊…」我陷入一个即疯狂状态,我从不知道高速会这麽的快。
  我望着阿南,要他手下留情,他不仅没有关起来,反而将它越推越里面,我抓着他的手臂,「我要尿尿…啊啊啊……救命啊…」我根本不知道高潮要来临,只知道淫水就快涌出来了。
  「尿尿?好,我带你去尿尿。」他将我反过来背对着他,把我抱起,双手把我的大腿张得大开,走到一大片镜子面前,我也不知道惠齐学姊是什麽时候出去了,我看到小穴那里,贞操带被震得颤抖着,我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好像知道我快高潮了,把贞操带的扣子解开,棒子因为淫水太多滑了出来,应声落地。
  「小安安,你看看,你的小穴好多水喔!让我好想干你。」他在我耳边呼气,轻舔我的耳垂。
  「你…」因为他的调情动作,我的水又流出来,感到奶奶好胀。
  「叫我南哥,或者叫我大肉棒哥哥、老公,我都不介意。」他脚勾了一个小板凳抱着我坐下,这镜子是防雾的,让我看着自己和他跨下的肉棒顶着我,我撇过头。 「怎麽?害羞啊!我的小安安这麽害羞,嗯。」他笑看着我。
  被他看得有点口乾舌燥,直舔着唇,他的肉棒在我的骚穴上摩擦,让我好空虚。「我……我要……」我看着他。
  「要什麽?」我不知道怎麽开口,他抓住我的手往鸡巴摸去。
  「要这个?」他询问我。
  我点点头。 「那就自己来。」他放开我,反转面向他,鸡巴差点插了进去。
  「嗯……」我轻哼出声。他的大手从股沟那摸进来,轻轻搓揉小穴。
  「喂我吃奶。」他一个命令我一个动作,我捧着奶子靠向他,含住我的乳头,左手抓着右边的奶子,右手在下面不停的搓揉淫穴。
  「嗯嗯……爽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他的手插进来了。
  「高不高兴?爽吗?」我疯狂点头,他要我摸跨下的肉棒。
  「它好大、好粗…」
  「它叫鸡巴又叫肉棒,你要好好的取悦它,它会让你欲仙欲死,来亲亲它,照我刚刚教你的做。」他躺在地板上,我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含住它。
  他抱着我的屁股在小穴上又亲又舔。
  「嗯嗯……唔唔唔……」我享受的哼着,一边吃着等下干我的大肉棒。
  他抓起刚才的用慢速把棒子插进去。
  「啊啊啊…」我吐出来叫着。
  「继续吃……不准吐出来……」听他的话又含住鸡巴,可是又受不了震动的快感哼着。「唔唔唔……」因为棒子引来淫水滴到他脸上。
  「小宝贝……你的水真好喝,好甜。」囓咬我的阴核,让淫水泛滥。
  我忘情的吃着睾丸,手搓揉的肉棒。
  「我要来了。」直挺的棒子喷射出白色浓稠的精液。「舔乾净……」我听他的话把龟头上的精液吃进嘴里。
  「不要吐出来,含着。」他一下子把棒子调成高速,快速的插着,又突然拿走,嘴巴扑上来,吸着我的水『 噗滋、噗滋』 吸完了,转过我的身,贴上我的嘴,我嘴里的精液和他嘴里的淫水交融在一起,多余的滴落在我的乳房上。
  我勾着他的脖子,两人就这样激烈的吻对方,似乎不够,不知道是药效发作的关系还是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我渴望在他身下呐喊。
  「好吃吗?」他舔着我嘴边残留的液体,我学他一样舔吻一路下来,我依样画葫芦轻咬他的乳头,手在肉棒上来回抚摸着,希望它站起来,干烂淫穴。
  「你真是好学生,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」他仰头享受我的膜拜。
  鸡巴在我的爱抚下半硬了起来,我舔着龟头,紫红的颤抖,他再也受不了的要我像母狗趴着,进入我的淫穴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好哥哥,好深啊……」他九浅一深的狂干着,从我后背摸到前头的乳房,捏着变形的奶子胀得我好难受,我面对的门被打开,进来的是阿齐。 「原来你在这啊!南哥,干得爽吗?」阿齐淫笑的看着我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快啊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大肉棒哥哥插死我啊……干死小安……」「被干得还蛮爽的嘛!看到你这麽爽的脸,我的鸡巴又大了,来舔舔。」看到肉棒我马上扑上去,我现在是标准的母狗样,欠人干的母狗,上下的动全补满,让我升起满足感。
  阿南改成坐姿好让我吃鸡巴,阿齐似乎被我吃的爽呆了。「阿南,这妞被你调教得不错嘛!吹得我挺爽的。」「唔唔……嗯唔嗯……嗯……」我达到高潮,南哥却还没射出来。
  「该我了,淫娃……」阿齐抱起我,要我缠他的腰『 噗滋』 的插了进去。
  「啊啊……嗯好酸啊……」我勾着他的颈间,臀部随着他扭动,好想我永远要不够,当下我想一辈子这样被干。
  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……让你干得爽歪歪。」我们两个就这样没穿衣服走出去,出房门到一个都是玻璃窗的地方,我才知道这里是pub 的二楼,下面都是热舞的男女,虽然他们没有看我,但是我好像在人群中被干,他把我的手贴在玻璃上,背对着我干。
  「有没有看到他们,叫几声给他们听听。」他将麦克风凑近我的嘴,在用力的干我。
  「嗯嗯……干死了,啊啊……好深……好厉害啊……」我的声音传到pub 里头,听到了人都在东张西望,看到他们听我的淫声,我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来。
  「说,你被干得爽不爽?」
  「爽啊……好爽啊,我要永远都被你干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越说越兴奋,用一只手抓着我的奶奶。
  「说,你是欠人干的淫娃、母狗,永远都被人干。」阿齐越干越用力,一直达到深处。
  「我是欠人……欠人干的……母……母狗……永远都要……要被人干……老公,我受不了了……快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受不了高潮的冲击快晕了。
  「我也到了……」我们一起高潮,他射进我的子宫,抽出来,沿着大腿半着我的淫水流下来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ttk04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ttk04.com